1 1 1

母亲

发布日期:2017-05-18  作者:樊荣  浏览次数:660

    五月的风儿,细碎地从心尖拂过;五月的阳光,温暖着每一寸土地;五月的季节,走过了又一母亲节!不经意间,关于母亲,关于家乡的记忆又一次涌上心头。

    看着我从稚嫩的小女孩到拉着皮箱远走四方,父母已不再那么担心我,可我却开始放心不下他们了,父母两鬓渐多的白发与渐驼的腰背提醒着我他们已日渐年迈。我想起在春节短暂的相聚里,母亲说的最多的就是等有时间了,也该好好考虑自己的婚事了。母亲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包裹,打开后里面放着她给我纳的布鞋、织的鞋垫、绣的十字绣,说:“你看,你的嫁妆都给你准备好了,我知道现在的孩子都看不上这过时的东西,可是,这是咱家里的风俗,我可不能让我家闺女出嫁时少了嫁妆。”我知道,这是去年我上班后,母亲给我准备的。听妹妹说,有时候母亲一边织着鞋垫,一边偷偷抹眼泪,她将对我的思念与牵挂都纳入到了这一针一线的鞋垫上......莫名的沉重感涌上心头,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少不更事时,每次离家都如脱笼之鸟,激动不已;而今离家,一个转身便泪眼婆娑。年少时听到父母的唠叨便会摔门而去,而今那句句唠叨都弥足珍贵。原来,我的成长,增加了母亲的白发;我的任性,将母亲眉头的皱眉刻画;我行千里时,带走的是母亲无尽的牵挂。后来,时间改变了我,我已不再是那个年少轻狂、任性叛逆的女孩,但母亲却再也不是我眼中无所不能的“superman”了。

    回想自己从外出求学到离家工作,已经有多少年未能在母亲节时递上一杯热茶,做一桌家常菜,与父母聊聊家长里短......怎么一转眼,他们就老了呢?怎么那个从小一直跟我说女孩子要直起腰板的女人现在就弯了腰了呢?

    不由地想起孟郊的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在心里默默念“意恐迟迟归”:在远方的儿女,始终是母亲最大的牵挂。总以为,自己长大了,母亲就操心少了,就可以享福了。这只是作为儿女对自己的一点点安慰。其实,母亲每时每刻都在为儿女操心:出门在外,照顾好自己;天冷了,记得加衣;下雨了,别忘了带伞;闲暇了,考虑一下自己的事儿……也许,不为父母,便不会知天下父母心!

 
热 线:0556-5590666 手 机:18055669111 Q Q:1283487767 邮 箱:1283487767@qq.com 地 址:安庆文采花园G6-7
版权所有 安庆市林燚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7 安庆市林燚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30645号